您的位置: ac米兰 国际米兰 >> 文學藝術 >> 正文

ac米兰元老赛:下雨的日子

陳秋欽

//www.hmrnat.com.cn  2019-05-23 15:46:56   來源:長樂新聞網  【字號

ac米兰 国际米兰 www.hmrnat.com.cn   哈!下雨了,下雨好啊。

  下雨的日子有一種奇妙的安逸,似乎任何事情都可以暫停,理所應當地清閑下來,甚至包括墻上的掛鐘,也可以歇下,停止擺動。

  孩提時,一下雨,沒帶傘,就喜歡往外跑,站在路邊,欣賞路人行色匆匆地往家里趕。更喜歡雨中奔跑的感覺,任憑車來車往的雨水濺到我身上,就是沒感覺,因為所有的感覺都給了那一幕幕街上別人風景,當然還有那時的那地、那天。但代價卻是母親從牙縫里摳出來為我買的連衣裙被污水濺的慘不忍睹,一到家,少不了母親一頓臭罵,而我也每次都扮著鬼臉一跑了之。

  長大了,不敢當“野孩子”了,因為沒帶雨傘,會感冒的,常言說的“要風度,更要溫度”。但還是喜歡撐著一把油紙傘,行走在鄉下的雨巷中,想象著自已是在穿越時空的隧道,尋找“丁香”一樣的姑娘。

  工作后,碰上雨天,手機最好選擇關掉,電腦也不要開啟,人呢?自然是不用出門的,不用與人見面,免去許多本來就可有可無的閑聊,就待在自己的屋里好了。而且雨天的食欲也特別的好,可以做一桌子的好菜,慢慢地品嘗,犒勞一下自己,也順便巴結一次當家的,當然主要是小老大。不是說“家中十大小為尊”嗎。飯后,向魯迅學習,關起門來,亨受唯我獨尊的愜意,再泡上一杯熱茶,然后在茶香里,在書香中尋心得,也偶爾向窗外頭尋芳。但更多的卻是書也不看,就捧著杯子,讓掌心吸收茶水的溫熱,在窗邊無所事事地坐著,聽雨、發呆。

  有時想是否可以請一位相好的進來,擺開一盤棋,默默對弈;而后默默對視,久久無語,目含深情,心釀溫馨,兩顆心的距離越靠越近,近得可以聽到彼此的呼吸,想象著真正的零距離?;蛘咭部梢砸蝗死√崆?一人陶醉地聽著,不是嗎?只要心近了,那琴聲不是高山流水,就是康定情歌,多少難得!再想象如果兩人能真正相愛,那么棋可以不要,書和茶也都不要,甚至音樂也可以停下來,就剩下這妙不可言,既沒有江湖的七雜八燴,也沒有廟堂的人模狗樣,甚至可以沒有地,更沒有天,就兩人,是的,就兩人……

  那如果三個人呢?有三個人就必須要說話了。三個人在屋子里待著,什么都不干,又彼此無語,那種安靜會讓人緊張的,會坐立不安,甚至手足無措。三個人談得來,就泡一杯茶,或者煮一壺老酒,就著紅塵里的七葷八素,喝啊!喝它個翻江倒海、昏天黑地,喝它個有東有西,有南就沒有北!誰讓咱都認識“酒逢知己千杯少”……

  有時也想,這時過境遷,那物是人非,到底生存的壓力與尊嚴相比,哪個來得更重要?為了功名利祿,有的人面目可憎,變臉比翻書還快,踩著你的肩膀爬上去,之后過河拆橋,你能說什么?正如此時的暴風驟雨,說變就變,一切都不愿相信,但一切又都是事實,而且無論如何勝過雄辯。什么命啊,好事都遙不可及,象稀世珍寶,壞事卻垂手可得,俯首拾起,還接二連三!

  不想了,對于象咱這樣的一個爬格子量子(比分子小),雨聲可以讓我暫時地與世隔絕,就敲敲鍵盤,用文字來表達心聲吧,或者叫發泄。將煩惱、焦慮、憤怒、還有高興統統打包,填進字里,寫進行間!誰說才入木三分,我能力透紙背。

  還是在雨聲里,醒啦。于是就感覺這雨就是好,潤物細無聲啊,這不,這些剛才困擾我的無處不在的喧嘩與嘈雜已經統統被過濾、消音,忽然想起那句“把我和這活棺材一起燒掉”的名言,說得對啊,隨它去吧,把煩惱啊,憤怒啊什么的全都拋棄,剩下的就是雨天偷得半日閑,象現在這樣,關起門來,眼晴向里看,看天,看地,看人,看事;看喜,看怒,看哀,看樂??匆磺懈每吹?不看所有不該看的。沒事的時候聽聽雨聲,因為雨聲是最古老的天籟,是最浪漫的樂章,它能摧枯拉朽,它更能滌蕩塵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