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ac米兰 国际米兰 >> 文学艺术 >> 正文

AC米兰南宁元老赛名单:拥抱你,2020〔组诗〕

作者 陈金茂(美国)

http://www.hmrnat.com.cn  2020-01-04 16:25:54   来源:吴航乡情  【字号

ac米兰 国际米兰 www.hmrnat.com.cn 拥抱你,2020〔组诗〕

跨年辞

 

我就是那一抹伸往2020

的葱绿枝丫

虽然有点孤单,但努力地

向前倾斜,再倾斜

那是我跨年的一种姿态

 

我想亲近新年所有的日子

尽管它们被封存在一个

叫着“年”的礼盒里

但明天它们会揭开红盖子

像山上的野杜鹃,火一般的

燃烧着,在时间的

旷野中芬芳、闪耀

 

而不可知的命运,是一条

泥泞的夜路,使你在跋涉时

不停地跌跤,摔得鼻青脸肿

你捂着伤口,在目光的

荆棘丛中,四处寻觅

竟找不到逃遁之路

 

没有人预言,新的一年

会怎么样。我只能将那厚厚的

日历,当成了一方磨刀石

将与生俱来的怯弱

置于疾风,与劲草同呼吸

在风云变幻的空间

磨去惰性,勇赴心之炼狱

 

两条鱼

 

事隔悠久,有许多的鱼

再也不能保持

秦灵渠最初的新鲜了

但我们家里的两条鱼

两条缀满金色鳞片的红鱼

却从一双巧手中游出来

游过太平洋,游到了

纽约的街头。最后棲息在

“年年有余”的祈愿里

 

房间流动着无形的水

它们的尾鳍一甩,宛若

爆竹声响,打湿农历正月

每一页的日历,活在了

红红火火的氛围里

 

每当夜深人静时,它们就会

从墙上游下来,游进我深邃的

梦境里,领我走出犬牙交错

的藩篱。这时,我发现

身边多出了两条鱼,就像

两朵春花 开在我的两侧

 

最后的叶子

 

撩开窗帘,我就看见那片叶子

在光秃秃的枝头颤动着

它的颜色微微发黄,似乎随时

都可能飞离母体,像所有的

伙伴一样,成为大地的一抔黑泥

 

但它没有。每次张望之后

我都会对自己说:也许明天

明天它就会落下来的……

 

时间一天天地逝去

它依然挂在枝头

颜色微微发黄

似乎随时都可能飘落

 

但它没有。就这样,它成了

我每天关注的对象

 

在这个冬天,凛冽的寒风

飘洒的雪花和满地的冰凌

轮番侵蚀我瘦弱的躯体

但我依然坚持着

因为那片叶子也在坚持着

 

哦,在这个世界里

是不是凡事都有例外

那片叶子以自己的坚持

在书写着意想不到的奇迹

 

我凝望着那片叶子

在枝头骄傲地抖动着

我真想化作一缕热气,萦绕

在它的身旁,给它增强

一份战胜寒冷的力量

 

我知道,它什么也不需要

因为它是这个冬季

最后一面旗帜

在和强大的寒魔对峙

 

新年的阳光

 

新年的阳光,静静地铺洒在

对面的屋顶上。微风掠过

似乎可以听得见金属抖动的脆响

沧桑驮着岁月而去

阳光背负希望而来

看见新年的阳光,我就像看到

新年铺开的一条锦绣大道

 

我喜欢徜徉在淋漓尽致的

阳光中,去聆听阳光的声音

去品味阳光的味道

去体验阳光的磊落与舒展

 

我还要撕扯一片阳光

擦拭我怕冷的心灵

也许会在那儿留下一个个

光原子,在冷漠袭来时

它们会奋起抵御风寒

 

新年的阳光,绝非我的私藏

我会把它馈赠给对面的街树

抖落去最后一片春寒

用返青的手势,向阳光

招摇着梦寐以求的喜欢

 

我会把它馈赠给聒噪的鸟雀

使树上的窝巢蓬荜生辉

它们翅膀展开,就是一片

葱笼的歌谣,在云天里迴荡

 

我会把它馈赠给沉睡中的花朵

让一丝丝的暖意渗入土层

去唤醒展叶吐蕾的愿望

使每一朵花的姿势

都是一种祈祷,昭示快乐与平安

 

当地面的小草举起嫩绿的信念

当复苏的种子发出萌动的渴望

当含苞的蓓蕾摇响绽放的呼唤……

新年的阳光呀

请代我献上一声祝福

一腔赤诚,一片温暖

 

春的彩门

 

窗外的钟声和彩灯

注定了这是

一个情思飞扬的夜晚

 

在我的心目中,除夕夜

无疑就是一道岁月的彩门

所有的一切,一旦踏过

便被界定为新的涵义

被贴上了春的标签

 

风,成了春风

雨,成了春雨……

即便是寒冷的雪

也成了能化作春水的春雪

 

我仿佛听见一枚落叶的呼唤

和心灵震撼的脉响

是的,它正穿过深秋的林子

把往事晾在初春的额头

行走在匆匆轮回的路上

仿佛那不是一枚落叶

倒像是一颗饱含期盼的种子

 

一片微弱而又顽强的碧绿之光

是那样曼妙地笼罩着

我狭窄的陋室

呵,我不能为了躲避伤害

就躲进这厚厚的硬売里

 

今夜,我也是一颗种子

我站起来,走过这道彩门

我要用我的根芽

去做顽强的突破

为自己内心里的春光正名

 

一朵花的样子

 

纽约的春天一夜哗变

芬芳和颜色

联袂占领冬宫

到处都是匆忙的凌乱

只有我一路寻访

散落域外的故知

 

去翻越葱绿草地

忽然陷入了太阳的眸子

有几朵

平平仄仄的

俚韵软语,欲言又止

牵绊着

曲曲折折的

悠长乡思,忽断还续

 

这些长在垅边坡道的

熟稔记忆,不知什么时候

迁移到这里

被西风椰雨挤压着

挤压出了灿烂生机

 

是的,我们创造的平庸

不需要任何人认可

我只想在

它们的身旁静静躺下

作为一朵花的样子

 

节选自《人民日报》海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