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ac米兰 国际米兰 >> 福建新聞 >> 正文

ac米兰贴吧:習主席回信表示贊賞 這位美籍教授有著怎樣的中國情緣?

//www.hmrnat.com.cn  2019-10-22 08:42:35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字號

ac米兰 国际米兰 www.hmrnat.com.cn   廈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潘維廉是福建省第一位持綠卡的外國人、第一位外籍永久居民。作為一名美國人,他說,自己不是“老外”,而是“老內”。潘維廉和家人已經在中國生活和工作了三十多年。

  兩次參加國慶觀禮 看到了“世界和平的希望”

  10月1日,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在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潘維廉和夫人應邀參加了觀禮活動。10年前,潘維廉曾受邀參加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周年大會。潘維廉說前后兩次參加觀禮,他感受到了中國可喜的變化。

  潘維廉:這次規模大多了,人的精神也不一樣了,大家非常驕傲自豪,我也很高興。我看到一些文章,有些外國人看中國閱兵可能覺得這是威脅,我看到的是世界和平的希望。

  記者:這么多武器存在,為什么看到的是和平的希望?

習主席回信表示贊賞 這位美籍教授有著怎樣的中國情緣?

  潘維廉:如果世界上只有一個很強的國家,像美國,他們以為自己是世界警察,什么地方都可以跑去打仗。從20世紀50年代到現在,他們的經濟很多是靠打仗或者是賣武器。如果只有一個很強的國家,它像一個小皇帝,被寵壞了,什么都可以做。如果有兩個很強的國家,這樣有希望平衡一點。

  從天而降的“請柬” 將他帶到廈門

  曾經的潘維廉,不僅對中國一無所知,而且也沒有主動了解的興趣。1976年,20歲的他作為美國空軍的士兵,被派駐到臺灣。當時,潘維廉駐扎的臺灣基地常有大陸的氣球飛過,撒下宣傳單。有一次,忍不住好奇,潘維廉拿宣傳單到宿舍偷偷看,他發現宣傳單上印的人物,和臺灣人非常相似。

  潘維廉:我以前沒有想過對面的人是什么樣,因為當時他們是敵人,如果要打仗,你不能太深想他們是什么樣的人,爸爸、兒子、哥哥。敵人、壞人可以打死。后來發現臺灣人四分之三是大陸過來的,原來這兩邊是一家人,兩邊都是中國人。

  潘維廉對臺灣人的印象很好,宣傳單激發了他對大陸的興趣,他萌生了一定要到大陸學中文的想法。

  1978年,駐扎在臺灣的美軍撤離。潘維廉隨部隊回到美國,上學、讀書、創辦公司、積累財富。1988年,離開臺灣10年后,已經獲得管理學博士學位的潘維廉賣掉了在美國的所有財產以及經營的金融公司,帶著妻兒開始了學習中文的行程。他們來到允許留學生帶家屬的廈門大學。起初,潘維廉一心想要認真學中文,但由于廈門大學管理學院一位外教突然辭職,管理學院急需一位懂管理學的外教填補空缺,就這樣,潘維廉從學生變成了外教。

  用書信介紹真實的中國 父親最后很高興他常住中國

  當初,對于潘維廉賣掉美國房產以及盈利豐厚的公司舉家來中國的做法,他的父母和很多朋友都不理解。于是,從一開始,潘維廉就通過寫信的方式,讓家人和朋友更多地了解中國。

  潘維廉:來中國之前,我對中國的印象都是靠西方的媒體,當時我也被洗腦。但一到這邊我發現這邊人非常好,很善良。后來我也認識一些共產黨員,他們非常好,很看重工作責任,幫助老百姓等等。

  潘維廉堅持每個月給家人和朋友寫信介紹中國,通過家人的分享,看到他信件的人越來越多。為了讓自己的信件和文章更有說服力,潘維廉還主動改變文風,讓信件更加輕松幽默,并增加了不少生活故事和歷史文化內容。

  潘維廉:我寫信第一是讓家里人放心,第二是反對一些人一再批評中國,說美國什么都好,中國什么都不好,這讓我很難受。

  記者:為什么難受?

  潘維廉:因為是完全不對的,他們這么傲慢。我當兵7年,我爸爸當兵18年,我爸爸在亞洲打仗11年,我們真的以為是為了民主為了人權等等。但是后來發現這完全是為了貿易,為了石油,為了橡膠便宜一點,為白糖打仗,為銅礦打仗。后來我了解中國的歷史文化,我看歷史上中國人一直看重和平。今天中國這么大的國家,已經發展這樣了,但是完全靠和平發展。

  潘維廉的這些信收到了效果。他勸一個一直說中國不行的商人,不要聽別人怎么說,要自己過來看一下。

  潘維廉:他來廈門的時候下飛機,我說你好像有點緊張,他說對,我怕被警察抓。我說為什么警察會抓你,你又沒做什么壞事。他說中國都是這樣。但是他在這沒兩天就放松了,他在這邊一周,走的時候非常喜歡。后來,他又來了三次。他將中國的情況告訴很多人,給別人看我的信。2004年爸爸去世的那一年,我回去最后一次看他。他抱著我說,他很高興我常住在中國,很佩服我。

  兩次用腳步了解中國 “我不靠媒體,我要自己看”

  在寫信介紹中國的過程中,潘維廉也受到了質疑,有人說中國靠海的地方發展,內地沒發展,用沿海的發展概括中國的情況并不客觀。潘維廉覺得他們說得有道理。他自費買了一輛15座的面包車,改裝成房車,決定帶著家人去感受真正的中國。

習主席回信表示贊賞 這位美籍教授有著怎樣的中國情緣?

  1994年,潘維廉一家在中國進行了一次歷時三個月長達四萬公里的旅行。他們從福建出發,先后經過浙江、江蘇、山東、北京、內蒙古、陜西、青海、寧夏、西藏,再南下到四川、云南、貴州、廣西、廣東、海南,然后經湖南、江西回到福建。一路上,潘維廉對中國有了更深層次、更真實的了解。

  潘維廉:被感動了,我感受最深的是寧夏。寧夏非常偏僻,人口比較少,那時候比較窮,但他們已經開始花很多錢搞新的路,拉電線,有學校,有醫院。我說他們花這么多錢干什么?也賺不回來,但是,這么多窮人如果只給他們錢不能解決問題,可能更糟糕,所以中國花這么多錢改進環境,幫老百姓想辦法解決問題。后來我發現這樣做太棒了。

  今年,利用暑期,潘維廉帶著一些廈門大學的老師和學生,延續25年前的經歷,完成了一次“重走中國行”。

  潘維廉:習近平主席說再過一兩年要完全解決貧困的問題,我覺得這個好,但是有希望嗎?所以我想再跑一下看一下。真的不一樣了。我記得1994年很多地方沒有高速公路,國道也糟糕。在四川下大雨國道壞了,我們三天不能走不能退。但是現在甘肅、寧夏、四川、西藏第一有新的路,偏僻的小的地方有水泥路,第二新房子,老百姓出一部分錢,政府出一部分錢蓋新房子。我說為什么現在發展這么快?老百姓說政府關心我們。

  “很多中國的年輕人并不了解中國 要尊敬自己的國家”

  作為一名外籍教師,在講課的過程中,潘維廉反而將他了解到的中國歷史和文化融入到管理學課程當中,講給中國的學生們。

  潘維廉:世界不了解中國,但是我覺得很多年輕的中國人也不是很了解中國。

  記者:這不是很有意思嗎?由一位外國老師給中國學生講中國的歷史文化。

  潘維廉:我要他們尊敬自己的國家,讓他們看得很清楚,在歷史上做生意最厲害的人真的是中國人不是西方人。1861年一個英國人寫書,書中說中國人不搞殖民主義,但是在每個國家都有中國人,所有賺大錢的公司的生意都是中國人的,但是中國人不像西方國家那樣使用武力。

  潘維廉曾經提醒那些想要出國的中國學生,對他們說,如果了解歷史,未來的機會在中國而不是在西方國家。那時候,他覺得中國的發展需要六七十年,根本沒想到這二三十年就發展得這么快。

  和習主席“不見外” 在中國生活更有意義

  2018年12月,潘維廉的新書《我不見外——老潘的中國來信》出版。書里匯集了他從1988年開始寫給家人的47封信件。他將這本書郵寄給了中國的國家主席習近平。

  2019年春節前,潘維廉收到了習近平主席給他的回信。信中除了祝賀他的新書出版之外,還感謝他把人生30年的寶貴時光獻給了中國的教育事業,相信他將會見證一個更加繁榮進步、幸福美好的中國,一個更多造福世界和人類的中國。

  記者:現在覺得跟中國更近一點,還是跟美國近一點?

  潘維廉:我跟中國不是近一點,是近兩三點,近很多點。我很喜歡美國,那邊生活很舒服很方便,家里人朋友很多都在那邊,但是每次回到那邊待一兩個星期我就回廈門。我覺得在這邊生活有意義有目的,我教學生很重要,是很大的責任。這里就是我的家。